1. 旅游攻略 > 热点资讯 >

屈西阁

刘基《松风阁记》原文,注释,译文,赏析
刘基《松风阁记》原文,注释,译文,赏析
提示:

刘基《松风阁记》原文,注释,译文,赏析

刘基《松风阁记》原文,注释,译文,赏析
刘基:松风阁记
刘基
松风阁在金鸡峰下,活水源上。予今春始至,留再宿,皆值雨,但闻波涛声彻昼夜,未尽阅其妙也。至是,往来止阁上凡十余日,因得备悉其变态。
盖阁后之峰,独高于群峰。而松又在峰顶,仰视,如幢葆临头上。当日正中时,有风拂其枝,如龙凤翔舞,离褷蜿蜒,轇轕徘徊。影落檐瓦间,金碧相组绣。观之者,目为之明。有声,如吹埙篪,如过雨,又如水激崖石,或如铁马驰骤,剑槊相磨戛,忽又作草虫鸣切切。乍大乍小,若远若近,莫可名状,听之者耳为之聪。
予以问上人。上人曰:“不知也。我佛以清净六尘为明心之本,凡耳目之入,皆虚妄耳。”予曰:“然则上人以是而名其阁,何也?”上人笑曰:“偶然耳。”
留阁上又三日,乃归。至正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记。
会稽(今浙江绍兴)城外的灵峰山,是东南著名的山水游览地。灵峰山上有金鸡峰,峰下有所佛寺。佛寺附近,一处冬温夏凉、澄澈可鉴的流泉,就是“活水源”,与之相依伴,是松风阁。松风阁命名的由来,是因为金鸡峰顶的几株百年古松。这金鸡峰在附近的群峰中是最高的了,那挺立山顶的苍松,便宛如高扬云空的羽盖旌旗似的。每当高天清风撼动古松遒劲的枝干,它便象蜿蜒的龙蛇和翔动的鸾凤一样缓缓舞动。它的斑驳的身影洒落下来,与松风阁的碧瓦画檐相辉映,使人眼目为之明亮。松风相搏,如乐器鸣奏,时而如草虫吟唱,时而象阵雨瑟瑟掠过山岫,时而象溪水汩汩冲激着崖石,时而又象铁骑突出、刀枪齐鸣。这声音若远若近,乍大乍小,使人的心灵得到意味无穷的感触。
这就是著名文学家刘基登临松风阁所感受到的山川之美。这种幽静清远的自然景色陶醉了作者的心,使他惊奇、叹赏不已。文中在描摹松风阁的声色秀美后,又记述了作者与僧人的一段对话。当和尚依据佛义说“凡耳目之入,皆虚妄耳”时,作者当即追问为什么要以松风名阁,这时和尚只能笑着回答:“偶然耳。”连笃信佛义的和尚也不能否认自然之美,松风阁的奇妙景色,也就更令人遐想不已了。这一段话文笔轻灵而意味悠长,显示了作者由衷的喜悦。
这篇《松风阁记》写于元至正十五年(1355)的七月二十三日,即此次游历之末。当游历之始,作者另有一篇同题之作,重在议论与抒情。文中说:自然之风,附于草木才有声,而“宜于风者莫如松”。因为松树躯干挺拔而枝条弯曲,针叶尖小而条枝细长,树形英特而高昂,风姿潇洒而舒展,清风拂过时,流畅畅达,有自然之清音。“微风拂之,声如暗泉飒飒走石濑。稍大,则如奏雅乐。其大风则如扬波涛,又如振鼓隐隐有节奏。”刘基说:当自己游于其中时,有一种“洋洋乎若将留而忘归”的感觉。这种感觉的产生,既在于自然物色之美,即“观于松可以适吾目,听于松可以适吾耳”,更在于这种沉浸于山川之美的逍遥游,“无外物以汩(扰乱)其心,可以喜乐,可以永日”,使人得到情感的净化与心灵的休憩,享受到一种宁静、隽永的意趣。
刘基对于松风阁自然景致的欣赏,抒发得淋漓尽致。

松风阁记原文翻译
提示:

松风阁记原文翻译

《松风阁记》是元末明初政治家、文学家刘基创作的一篇散文。文章由上下两篇组成,内容的重点各自不同。上篇以议论为主,先从风和松谈起,接着谈到松声的特点,再归结到金鸡峰上三棵松,用四种比喻形象地表现了不同的风吹松的声音。下篇是上篇的补充,着重描写作者耳闻目睹的风吹松的情况,并继续用五种比喻形象地表现了风吹松的声音。全文笔墨简炼,形象真切,意境清幽,体现了作者的理想追求和审美情趣。 《松风阁记》上篇翻译 雨、风、露、雷,都来自天空。雨露有形体,万物等待它们来滋润;雷没有形体却有声音,风也是这样的。 风不能自己发出声音,藉着东西而发出声音。不像雷的震怒号叫,在虚空里就发出了大声。就因为风附藉着物体而发声,所以它的声音完全随着物体而改变;响亮、微弱、清晰、溷浊、轻快、恐怖等变化,就都随着物体的形状而产生了。土石屃赑太坚实,风虽吹过它们上面也不能发出声音,山谷空阔广大,那声音就雄壮凄厉。水流汤漾温和,那声音就喧嚷吵杂。都不能算中正和平的声音,让人觉得胆战心惊。所以只有附藉着草木发声才合适。 在草木之中,宽大的叶子发出声音显得滞塞,枯槁的叶子发出的声音显得悲凉,孱弱的叶子发出的声音显得软弱不响亮。当中最适合风鸣者非松树莫属。因为松这种植物,主干挺拔枝柯纠绕,叶子纤细而修长,奇特而高耸,舒展而茂盛,交错而精巧,所以风吹过它的时候,不滞塞不激荡,流顺通畅,具有自然的和谐,故以听了可以消除烦恼忧虑,洗净昏沉污浊,使人精神旷达心情愉快,舒和澹泊,宁静安闲,自由自在在天地间生活,跟大自然相往来。难怪爱好山林的高士,喜欢松而不能离弃它了。 金鸡峰上有三棵松,不知有几百年了,微风轻吹,声音如幽静的泉水淙淙地流过石滩,风稍大,就像演奏典雅的古乐。那大风来的时候,就像翻扬的波涛,又像击鼓一样,低沉而有节奏。方舟上人在金鸡峰下建造了一座楼阁,取名为松风阁,我曾到访而住在那儿,舒畅得意得想要长住下来而忘了回去。因为此阁虽在山林之中,可是离人境不远。 夏天不太炎热,冬天不太寒冷,观赏松可以使我眼睛舒服,聆听松可以使我耳朵舒服,慢步徘徊从容地游览。自由自在地徜徉其中,没有外来的事物扰乱心境。使人欢喜快乐,使人愿意终日如此,又何必一定要像许由那样到颍水边洗耳才算高洁,像伯夷、叔齐那样爬上首阳山不食周粟才显清廉呢? 我是四处寄居的人,脚步从不安定于一处,可是对这座楼阁,却不能忘怀,所以在要跟上人道别时,写了这篇松风阁记。时间是元顺帝至正十五年七月九日。 《松风阁记》下篇翻译 松风阁在金鸡峰的下面,活水源的上面。我在今年春天才来到这里,留宿了两夜,都遇到下雨,只听到波涛般的声音响彻白天黑夜,没有能完全观看到它的奇妙之处。到这时候,来来往往住在松风阁上共十多天了,因而能够完全知道松风阁景色变化的不同情状。 松风阁后面的山峰,在众多的山峰中特别高,而松树又生长在山峰的顶上,抬头向上看,就像饰有鸟羽的旗帜和车盖笼罩在头顶上。当太阳在正当中的时候,有风轻轻掠过那松枝,松枝就像龙凤在飞翔舞蹈一样,长满茂密松针的枝条萦回屈曲,交错纠结,来回摆动;阳光把树影洒落在屋檐瓦楞之间,金黄碧绿的颜色交叉错综,编织成美丽的花纹。 使观看到这种景色的人,眼睛都因此明亮。有声音,像吹埙箎一样,像阵雨迅急经过,又像水流冲激着山崖石壁,有时像披着铁甲的战马在奔驰,剑和长矛在互相撞击;忽然又发出草虫鸣叫的切切声,忽大忽小,像在远处,又像在近处,无法用语言形容那种情状。使听到这种松声的人,耳朵都因此灵敏。 我将自己的这种感觉去询问上人,上人回答说:“不知道啊。我们佛门把使六境清洁纯净作为使心思清明纯正的根本。凡是耳朵听到、眼睛看到的,都是些荒诞无稽的东西罢了。”我说:“既然这样,那么上人用“松风”给这个楼阁取名,是为什么呢?”上人笑着说:“偶然这样罢了。” 我在松风阁又留宿了三天才回来。元惠宗至正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写此记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