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旅游攻略 > 热点资讯 >

苗阜王声 这不是我的

苗阜十大经典相声
苗阜十大经典相声
提示:

苗阜十大经典相声

苗阜十大经典相声: 《三秦之宝》 《共享生活》《国富长安》 《新四大发明》 《史记新说》 《打灯谜》 《金鸡迎春》 《大话西游》 《八里村的幸福生活之八里巴黎》《书文戏理》。 1、《满腹经纶》 《满腹经纶》是2014年1月31日晚(马年大年初一)北京卫视春晚由苗阜、王声表演的相声作品。 该相声将中国传统文化成语、神话故事与外国神话结合,达到了古今中外荟萃的效果。 整片相声涵盖了精卫填海、夸父追日、哪吒闹海、水漫金山寺等段子,把宝鸡话、武汉话、唐山话、河南话、四川话等方言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笑点颇多。 2、《学富五车》 《学富五车》是相声演员苗阜、王声的作品,是与相声《满腹经纶》风格类似的作品,荣登2014年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。 节目表演完后,观众们依然一致点“赞”。不过,由于节目需要,这个相声最终只是一个五分钟的呈现版。许多观众也是认为,时间实在是过短,没有听过瘾。 3、《这不是我的》 《这不是我的》是由刘春山、苗阜、王声创作,苗阜、王声表演的相声,该作品于2015年2月19日在《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》上播出。 《这不是我的》因讽刺力度强,被外界视为“央视春晚三十年来讽刺尺度最大”的相声。 该作品讲述的是某领导经不住诱惑收礼之后,又无比纠结为自己找借口,内容中直接刻画了行贿的细节,尺度更是大到收钱、收房、收情妇,甚至还暗示情妇怀孕等细节。 4、《杯酒人生》 《杯酒人生》是由王声创作,苗阜、王声表演的对口相声作品,由于反响热烈将改编为相声剧于2016年搬上国家大剧院舞台。 作品中的台词“酒色财气四堵墙,许多迷人里面藏,谁能跳出墙之外,便是神仙不老方”一时成为了酒桌上的经典。 5、《打灯谜》 《打灯谜》是苗阜和王声在2017年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上表演的相声作品。 两个合作的天衣无缝,表演的惟妙惟肖,整个表演过程下来笑料百出,观众表示笑惨了!

苗阜王声相声作品有哪些?
提示:

苗阜王声相声作品有哪些?

《三秦之宝》《共享生活》《国富长安》《新四大发明》《史记新说》《打灯谜》《金鸡迎春》《大话西游》 《八里村的幸福生活之八里巴黎》《书文戏理》《这不是我的》《学富五车》《杯酒人生》《方言趣谈》《学外语》。 王声:2014年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相声《满腹经纶》。2014年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表演相声《学富五车》。2014年10月13日,在第七届CCTV相声大赛上,与苗阜搭档表演的相声《满腹经纶》获得作品金奖。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相声节目《这不是我的》,搭档:苗阜。 苗阜,青年相声演员,西安市青曲社创始人、西安青曲社主席、陕西曲艺家协会副主席、青年相声演员,西北大学苗阜曲艺创作与研究中心主任。 2007年,创立陕西青年曲艺社。2008年担任陕西省职工文艺调演编导、“万象归春”传统曲艺进校园系列活动进校园总策划。2009年担任“这年头,我们说相声”大型相声大会总策划、总导演。 王声,中国内地相声演员,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。王声为陕西相声名家郑文喜的徒弟。陕西青年曲艺社(青曲社)秘书长、陕西省青年曲艺家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。 2015年02月19日,参加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,与苗阜搭档,表演相声《这不是我的》。2017年2月11日,央视元宵晚会,苗阜、王声表演相声《打灯谜》。

反腐相声为什么不好笑
提示:

反腐相声为什么不好笑

顶着雷的包袱 零点三十分,比彩排预计的时间晚了两首歌,相声演员苗阜、王声终于抖出了“央视春晚”布置的命题包袱----《这不是我的》。 故事并不复杂,说一个领导拿来房子、车子、女子,却以“这不是我的”,“我就保管保管、试用试用”…… 眼看到了包袱底儿,捧哏的王声故意抬高声调,“防微杜渐!老虎苍蝇一起打,是害虫都得铲除!” 台下掌声响起,“三个月零十八天,终于轻松了”,苗阜终于松开了紧绷的神经。 他也许还不知道,在一个众多相声迷的群里,观众并不买单:“讽刺意味不够强,包袱还没有‘骑狗’的现挂好笑呢”。 观众可能不买账,却在苗阜、王声的意料之中。 导演组给他们定下反腐的题时,二人曾征求同行意见,“能写早就写了,这么多能人”。相声圈的同行想得明白,反腐的题材太难操作,“我们也是顶着雷呢,”苗阜曾在采访中坦言。 前央视副台长章壮沂曾直言:“对文艺节目的审查,很细的明文规定倒是没有。但既然是上央视,不管什么节目,首先考虑的是政治思想,符不符合政策宣传口径。一些晚会导演与电视编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也过于强调相声的政治正确。” 模糊地处理固然保证了政治正确,却让作品中的人也跟着模糊了起来。“贪官在厕所里和蟑螂聊天,聊完再踩死,这个包袱本来很好,但铺垫太浅、埋得太深。”一位相声迷的评价说中了苗阜一直以来的担心。

反腐相声为什么不好笑
提示:

反腐相声为什么不好笑

顶着“红包雨”的诱惑,抗拒着年夜饭的飘香,零点钟声后,众多观众守在电视前,观看之前热炒的反腐相声《这不是我的》。然而,这个号称三十年来尺度最大的相声,看时笑果并不理想,看后骂声依旧如潮。   表演者苗阜、王声对此并不意外,表演前接受专访时,两人已坦言,表演这个“命题作文”属于“顶着雷”,压力很大。   31年前,马季的《宇宙牌香烟》因春晚一夜走红,同样是讽刺类相声,《这不是我的》为何流于平庸?这原本是个简单的问题,但对春晚而言,简单问题总会有一个复杂答案。   1.顶着雷的包袱 零点三十分,比彩排预计的时间晚了两首歌,相声演员苗阜、王声终于抖出了“央视春晚”布置的命题包袱----《这不是我的》。   故事并不复杂,说一个领导拿来房子、车子、女子,却以“这不是我的”,“我就保管保管、试用试用”……   眼看到了包袱底儿,捧哏的王声故意抬高声调,“防微杜渐!老虎苍蝇一起打,是害虫都得铲除!”   台下掌声响起,“三个月零十八天,终于轻松了”,苗阜终于松开了紧绷的神经。   他也许还不知道,在一个众多相声迷的群里,观众并不买单:“讽刺意味不够强,包袱还没有‘骑狗’的现挂好笑呢”。   观众可能不买账,却在苗阜、王声的意料之中。   导演组给他们定下反腐的题时,二人曾征求同行意见,“能写早就写了,这么多能人”。相声圈的同行想得明白,反腐的题材太难操作,“我们也是顶着雷呢,”苗阜曾在采访中坦言。   苗阜顶着的雷,不仅仅来自题材,更来自作品本身。   2014年底,羊年春晚就已经定下了传统、孝道、反腐的三个主题,也确定了央视定制相声的操作方案。为此,苗阜准备了三个主题的本子,最后选定反腐主题的作品《座右铭》。《座右铭》曾获包公杯(腐倡廉曲艺作品征集比赛),作品相对成熟,内容和反腐主题切合度也有保障。   怎料媒体报道后,央视提出作品不符合密协议需要更换,苗阜、王声只得重新创作。   重写本子就意味着可能被导演组砍掉,“你知道人无助的时候是什么状态?愁啊,我都快把我的茶海啃掉一块儿了”。苗阜这才求助陕西省委,希望更好地揣摩贪官心态写出新本子,才能留在春晚。   省纪委出谋划策的消息不胫而走,“三十年讽刺尺度最大”的传闻便传开了,足以让《这不是我的》却未播先红。   春晚前一周,苗阜和王声几乎除了磨合本子,还要接待闻风而至的媒体,两个人找个小咖啡馆一待,记者一拨一拨地采访,二人总表现得云淡风轻。   王声调侃:“这个就是外界臆测的。我这辈子听说过尺寸(曲艺术语,指表演节奏),没听说过尺度……”   实际上,那时的王声心里更多的是担忧。   “可以说,它是一个没有经过检验过的作品,”王声从未试过一个作品只经过5次彩排就和全国观众见面,“去年的《满腹经纶》我们在剧场演过不下百次”。   除夕夜,苗阜第一次抖出包袱,“曾子曰,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?”这个包袱只在联排时,试验过五次,“笑果”还可以。   春晚直播时,现场观众却对一大串的“你以为”几乎没有反应……   2.春晚的规则 王声感叹,“春晚那个舞台,是不太好掌握的一个舞台”。   大年初一的微博上,《这不是我的》依旧话题不断,它被拿来和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的《宇宙牌香烟》《五官争功》《巧立名目》作比较,甚至更老的《白事会》也再度被提起。   结果,新作完败。   除夕前的采访空隙,王声点起打火机,掉烧了自己衣服上的线头,打趣道:“相声演员不堪压力,自焚在咖啡馆”。   那时的王声也许已经想到这个结果,他在脑海中搜寻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。   “赖声川的那个《王爷》上过春晚,你还 记得吗?”王声转过头去问苗阜,随后又暗自神伤起来,“整个剧看完让人是又哭又笑,但是你看他们把那一截拿出来放春晚上也不行”。   王声口中的《王爷》是2002年赖声川的春晚作品《谁怕贝勒爷》,由经典相声剧《千禧年,我们来说相声》改编而来。   原作从庚子之变一直说到台湾的世纪末“大选”,倪敏然饰演的贝勒爷和曾立伟都是政治人物,通过他与另外两位代表平民的角色间的互动,用讽刺的方式描述出两个时代的政治生态。   2002年时,政治隐喻是春晚的绝对禁忌,节目组希望赖声川把本子改得更侧重庚子之变,避开政治隐喻,于是反复修改剧本。   最终《谁怕贝勒爷》在23:42上场,讲的是两位相声民间艺人和一位没落贝勒爷台上台下的故事。   事后,赖声川对当届导演陈雨露说,“春晚的规则是任何人都不能伤害这个国家的形象,其实相声根本就没必要在那里出现了。”   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出“春晚的规则”,哪怕是经历多届春晚的导演们。陈雨露曾说,“修改赖声川的剧本有太多无奈,我根本无法左右”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